電子郵箱

密碼

注冊 忘記密碼?

桐柏石門山記事
來源: | 編輯:cnyshorg | 發布時間: 2020-07-20 | 304 次瀏覽 | 分享到:
  桐柏素有“信西屏障”“宛東鎖鑰”之稱,“宛”者南陽,即桐柏是南陽盆地與信陽之間的交通要沖。要沖地位的獲得,與一條不很有名的山脈有關。該山脈屬桐柏山余脈,從出山店由東南向西北自然延伸,并與伏牛山相接,構成南陽盆地的東部“盆沿”,名曰天目山,一作天幕山。天目山與桐柏山主脈相接,最窄處不足千米,是信南之間的“鎖眼兒”位置,縣城之處亦然,信南公路從此并經縣城而過。
  從信南公路“鎖眼兒”往北直線距離約25千米處,天目山有一隘口,名曰石門,也稱石門溝,最窄處僅三五丈,兩側高崖對峙,高十數丈,巨石聳立宛若“石門”,兩邊的山稱石門山。相傳,石門兩邊的葛藤等植物能從空中相接,相互纏繞。石門溝東西方向蜿蜒千米有余,從中經過,陰森可怖。溝西口是桐柏縣毛集鎮,東口是信陽平橋區王崗鄉,是信陽進入南陽盆地的一處“小鎖眼兒”。交通不便的年代,沿石門溝兩側山崖各一有條小路,肩挑背扛以及牲口可以通行。解放后有335省道從此經過,明(港)毛(集)小鐵路也曾在此附近經隧道而過。

石門溝附近地形圖
  清《乾隆桐柏縣志·地理志》載:“東則有石門山:距縣東一百一十里,兩山對峙如石門,下有小嶺,橫亙若限路。出其中,為唐泌信陽一帶出入要塞。明·李于鱗詩‘明月不離桐柏水,浮云自發石門山’之句,蓋紀其實云?!睆氖T入,經泌陽、唐河可繞過桐柏縣城進入南陽盆地,隘口處可攻可守,可進可退,歷代兵家都不敢忽略此地。
  宋·李綱這樣評價南陽盆地,“南陽,光武之所興,有高山峻嶺可以控扼,寬城平野可以屯兵。西鄰關陜可以召將士,東達江淮可以運谷粟,南通江湖巴蜀可以取貨財,北拒三都可以遣救援?!薄肚⊥┌乜h志·建置志》反映,“縣東一百一十里”有東光武城、西光武城,是東漢光武帝劉秀反抗王莽政權時的筑城屯兵之所,兩城互為犄角,防御和控扼之勢可以想見。而今,毛集鎮僅存一處光武城遺址。
  李綱說“東達江淮可以運谷粟”,發源于桐柏縣城跟前的淮河在其上游是不通航的,“淮井”至出山店之下落差才放緩,故“東達江淮”中的“江淮”顯然只是用詞上的工于對仗而已,側重于江,淮源桐柏之于南陽盆地不過是僻壤而已。至東漢末年,軍不過關、張、趙云的劉備顯然沒有劉秀起兵時的兵強馬壯,無力于“三都”之處與豪強對抗,只得通過南陽盆地的南部豁口之處新野、襄陽繼續向南逃竄。諸葛孔明在隆中給劉備的最終決戰方案是“天下有變,則命以上將將荊州之軍以向宛、洛,將軍身率益州之軍出于秦川”。只是,決戰最終也只停留在了方案上。
  清朝初年,通都要塞之處皆設有重鎮,以確保有備無患?!俄樦瓮┌乜h志·序言》說:“矧茲桐偏處巖谷,四面崇崗,既無平原沃繡,表疆列隧,為可耕之土;崎嶇復壑之間,舟航不通,商賈所斷,又無四方食貨,可以資有無而居貿遷;唯是極目荒山,人跡俱斷,穴居水飲之民,與猿狖麋豕相出入。衣食之道既艱,則文告禮法無復所用?!币蚪煌ㄩ]塞而又民風彪悍,桐柏在武備上除按慣例設有把總外,雍正七年又增設“協防把總”,并于乾隆八年八月二十五日從縣城移防至毛集,桐柏四鎮一十四保中也特別設置有“石門?!?,凸顯對石門關隘的的重視。
  一直到民國二十五年(1936年),桐柏縣境內也只有兩條公路。一條為信南公路,另一條即是從信陽明港經石門溝至毛集、固縣、吳城、申鋪至桐柏縣城的公路,但沒有建橋梁,不能通車。

淮河源頭——淮井

2019年落閘蓄水的出山店水庫
  日本侵華期間,日軍從沒有確保其對桐柏山區的占領,對桐柏地區的作戰和戰役達到一定目的后即返回原駐地。隨(縣)棗(陽)會戰[1939年5月1日至24日]前后,日軍從信陽出發曾3次竄犯毛集,間或由此深入南陽盆地。為實施隨棗會戰,日本大本營1938年12月2日決定:允許暫時越過作戰地域。1939年2月17日,日軍駐明港第3師團一部直接經石門溝竄犯毛集、黃崗,示意由此進攻泌陽方向之后撤回。會戰期間的5月3日,第3師團鈴木支隊經石門溝占領毛集后,10日攻占桐柏,12日犯新集,配合第3師團主力截擊向北撤退的國民黨第五戰區部隊。隨棗會戰結束后,平漢線以西、漢水以東的中國軍隊一度消失,但很快又收復了失地。日軍信陽地區警備司令官大城戶三治少將7月23日集中第3師團第34聯隊(缺第2大隊)、第18聯隊第1大隊、野炮兵第3聯隊由長臺關出發占領明港,計劃經石門向毛集進攻。在明港以西、石門溝東口附近與國民黨143師激戰后,國民黨軍隊撤出陣地,向毛集前進的日軍也原路返回,27日撤回信陽,但又于29日從信陽沿信南公路直犯桐柏縣城,其中一路經信陽三官廟、平昌關向毛集侵襲。
棗(陽)宜(昌)會戰[1940年5月1日至6月18日]時的5月2日,駐信陽日軍第3師團小川支隊再次通過石門溝侵犯毛集、黃崗,并由此攻入泌陽。
  豫南會戰[1941年1月25日至2月10日]期間,日軍為保障石門關隘及信南公路的通暢而順利從南陽撤出,1月26至27日與國民黨軍激戰于毛集,28日再戰于毛集南的沙子崗,2月2日再戰于毛集,4日再戰于黃崗,信南公路先后也有激戰。是役,日軍損失慘重,國民黨軍也損失不小。豫南會戰結束后,國民黨第68軍在毛集老街的河對岸山梁上建了5座亭子,亭子一字排開,中間大兩邊小,亭子里石碑上刻滿了國民黨軍陣亡將士的名字。我祖父聞會公說:傍晚時分站在毛集南河往更遠處的牤牛洞眺望,牤牛洞的黝黑巨石與金色的亭子高低搭配,錯落有致,相互輝映,莊重肅穆。
  順便插一句話:解放后,中國人民解放軍除在信陽和桐柏有駐軍外,在石門隘口的兩邊——明港和毛集——也各駐有一個坦克營,應該不是偶然的。
  在歷次革命戰爭中,天目山之石門地區人民都沒有缺席過,付出了巨大的犧牲,也有著不平凡的業績。石門溝東口的吳家尖山,北接確山竹溝,南接信陽四望山,是桐柏山區武裝革命的“小延安”。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石門地區是桐柏山游擊隊的誕生地。1936年1月4日,在石門溝東口今之邢集境內吳家尖山的小石嶺,由周駿鳴任隊長、張星江任指導員的桐柏山游擊隊成立,揭開了桐柏山游擊戰的序幕,成立不久即籌劃了“平氏鎮孤峰山廟會奪槍”,這支7人組成的游擊隊不斷發展壯大,在1937年秋改編為豫南人民抗日軍獨立團,1938年初改編為新四軍第四支隊第八團,并從石門溝東口的邢集集結,開赴皖東抗日前線,這就是后來著名的“桐柏老八團”,是新四軍第二師的主力。
  抗日戰爭時期,石門也是我黨在豫南地區較早建立地方政權的地方,為迎接三大主力勝利會師桐柏做出了貢獻。1944年7月,鄂豫邊區黨委決定成立豫南工委及豫南游擊兵團,并于1944年10月在吳家尖山成立信(陽)確(山)縣、蔡云生為書記,繼而于1945年2月從信確縣抽出一批干部和武裝,與李林守領導的榨樓區中隊合并在今之毛集鎮北組建了信(陽)桐(柏)工委及信桐游擊支隊、寧淮為書記。兩縣除成立伊始以軍事工作為主外,主要以搞好財經、保證部隊供給為首要任務,同時積極完成情報搜集、為主力部隊輸送兵員、運送槍支彈藥和軍用物資等任務,為新四軍第五師、三五九旅南下支隊、河南軍區部隊三大主力10月24日勝利會師桐柏提供了有力保障。
  解放戰爭時期,在天目山及桐柏西部活動的游擊隊為迎接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做出了貢獻。中原突圍(又稱五師突圍)之后,黨中央決定由李人林率領已突出重圍的4個連約500人的部隊東渡襄河重返大洪山、桐柏山,收攏掉隊人員、恢復地方政權。在天目山以南的山區會合了在當地堅持斗爭的由寧淮率領的獨立游擊支隊100多人,在桐柏山西部會合了由張波、牛德勝率領的另一支小游擊隊。這支鄂豫邊游擊支隊,甚至遠征至長江以南的湘鄂武陵山區,并與張才千部會合,最后又重返中原整編為中原獨立旅,支援并協同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
  值得一提的是,這支鄂豫邊游擊支隊1946年12月27日在天目山時陷入了重圍,遭到國民黨新13旅一部、信陽獨立團、泌陽保安大隊的合擊,支隊從天不亮一直打到天黑,邊打邊撤,最后攀上了天目山主峰,最后幸得一位60多歲的老大爺的指引,才從西北方向從一條被洪水沖出的山溝里跳了出來,突出重圍。從另一方面說,這不正是天目山人民對中國革命勝利的支援和貢獻么?

桐柏老八團

  國亂期間,兵匪橫行,民不聊生,石門溝因其獨特的地理位置帶給當地人民更多的是苦難。當地人稱土匪為“桿兒”,土匪來了稱“過桿兒”、“桿子來了”。如遇大股的土匪經過,當地百姓都會跑到附近一個山寨里躲避,各家在寨子里都有一個簡單的窩蓬和灶臺。風聲緊的時候,夜晚只老人在家里留宿,女人孩子和青壯年要到寨子里憩身。寨子里一般都有幾條或十條左右的槍,當地有錢人家或者普通人家合伙兒湊錢買的,用于山寨的防御?!敖袢绽瓧U,明日當官”在當時是一種常態,大股的土匪往往被“招安”搖身一變成為當地的保安團、保安隊,反過來又極大地惡化了社會環境,形成了官匪打大匪、大匪打小匪、小匪彼此打的局面。再加上槍支泛濫,有錢就可以買到,所以零散土匪多如牛毛。這些零散的土匪基本是貧苦的當地人,他們打家劫舍,夜聚明散,為害鄉鄰。
因為土匪文化興盛,我黨在桐柏山區鬧革命時,把“兵運”“農運”創造性地擴展到“匪運”上,取得了相當大的成功。搞匪運工作很艱苦,比一般群眾工作更為艱苦。土匪基本是流寇,走到哪里老百姓都跑反,遇到寨子會被打冷槍,有時還有官兵在后邊追。聞會公在新四軍信確總隊任排長時,在隊伍里就碰到被收編的土匪頭子付老幺,付老幺當時就曾經劫掠劉莊一事當面向聞會公表示歉意。
  中原突圍掉隊后,聞會公和同村及鄰村的鄉親一起趕驢販維持生計。就是趕頭毛驢,人背驢馱的,從泌陽或毛集購些山區的特產,到明港去販賣,調劑余缺掙個差價,返程再帶回些南方的貨物。一次,一干子人等趁著月色往家里趕路,經過石門溝時被埋伏的人叫停,兩邊搭上了話,也停下了牲口,但過了好長時間土匪卻沒有上前劫掠財物,于是繼續前行。事后估計,一是土匪就是不遠的人,認出人來了;再就是可能土匪人數太少,搭上話后感覺實力不濟,沒敢近前。
  早年當地曾盛傳這樣一個“段子”:一位趕集的人大白天路過石門溝,走到東口閻莊跟前的水塘附近,塘埂上坐著的一男子大喝:“把背的東西放下,趕緊走!”趕集者顯然沒料到大白天會遇到如此情況,一楞神的工夫,男子又大聲叱責:“看什么看?東西給我放下,不然我站起來可就不好看了!”趕集人無法,只好放下東西走了……事后了解,原來劫道者是個殘疾人,鐵拐李,他說自己“站起來可就不好看了”,也屬于實情。該“段子”真實性我沒調查過,搞笑殘疾人的格調也不夠高,但反映出的人們對石門溝的恐懼之感卻是真真切切的。

  解放以后,石門山也迎來了其自身的巨大變化。首先是明港經石門至毛集的省級公路從其北緣經過并通車,一開始是沙石路,改革開放后隨著施工能力和技術的提升,公路去彎取直、削峰填谷并柏油化,公路等級大為提高,石門之“北門框”已不復存在。明毛小鐵路從其南緣的隧道中通過,東西兩側沿路基通行變得平坦,隨著毛集鐵山礦石開采的枯竭,小鐵路也被廢棄,為安全計隧道被爆破,石門之“南門框”及附近遂成遍地的廢石。
  此外,周圍景觀也發生了很大變化。石門南側有一山曰明山,是天目山在石門溝之南的最高峰,東西兩邊10千米范圍內都能看得到,巍峨挺拔,有很高的知名度和辨識度。小鐵路存在時,在石門溝東口不遠的車站即命名為“明山車站”。林彪“一號命令”之后,我軍連續數年在明山舉行軍事演習,飛機從李新店機場起飛對明山進行對地攻擊,還有對空射擊等科目的演練,將明山炸成了墳丘狀的高山,自然的韻味兒早已不再。當時我尚是兒時,在劉莊后山坡上就可以看到各型戰機的飛行動作,印象最深的就是“鐵鳥下蛋”。2004年,滬陜高速從明山南約5千米處經過,在毛集鎮還設了收費站,極大地改善了當地的交通環境,也明顯改變了當地的地形地貌。

滬陜高速掠影
“明月不離桐柏水,浮云自發石門山”。如今,桐柏水仍伴明月,石門山色已浮云。李于鱗老先生如若有知,不知是該悲耶?喜耶?

石門山,因其所處的地理位置,影響并承載了歷史的雨雪風霜,見證了外辱欺凌時當地人民的痛苦和辛酸,見證了桐柏山區人民不屈的斗爭意志和革命精神,還見證了人間苦難和世道人心。同時,她也用自身的變遷默默訴說著滄海桑田……

作者 劉敬祥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八日
丫丫陕西麻将官方版 (★^O^★)MG丛林巨兽_最新版 360彩票网站 (★^O^★)MG玉皇大帝首页 (★^O^★)MG相扑君的逆袭如何爆大奖 广西快三预测大小 2018永久平特肖公式 (-^O^-)MG失落的国度彩金 (*^▽^*)MG中国厨房登陆 海南七星彩a0809投注网 13835a能人异仕四肖中特 (^ω^)MG星尘怎么玩 (★^O^★)MG三个朋友试玩 (★^O^★)MG八宝一后爆分打法 幸运双星app 曾道人香港赛马会官方 好运彩3网址